看《中国有嘻哈》的游戏工作者
当前位置 :首页>产业新闻>返回
时间:2017-09-12 编辑: 来源:游戏葡萄

1.jpg

  本文是海德叔叔首发于知乎专栏《狗与口哨酒家》的文章,授权游戏葡萄发布。

  一些感言,闲言碎语,希望大家看了以后有所感悟。

  由地下走到地上

  最近这一段时间我也没有免俗的开始看爱奇艺今年的S级综艺节目《中国有嘻哈》。首先,节目很赞,如扑克脸花臂总导演车澈所说,“我们在2017年遇到了一帮90年代时候的明日之星。很real,很真。”

  这个节目毕竟是综艺节目,本质上还是选秀,只是在市场过度开发素人的情况下,把矛头指向了另外一个少有的角度:嘻哈。

 11.jpg

  我做了多年游戏,很巧,游戏也有一种说法是地上与地下。地上的,我们叫做商业游戏;地下的,我们称之为独立游戏。

  这几年游戏市场每个新的门类都和综艺节目一样,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里被过度开发。一个新的门类一个新的平台由蓝海进入红海的时间越来越快。甚至一个新的市场区域由刚开始开发到大家都玩不起就需要一年左右。

  这么搞的结果就是,很多大厂商开始转身看他们之前一直嗤之以鼻的一个游戏分类:独立游戏。

  回身,我们来看综艺,嘻哈也一样。当素人被玩了10年(超级女声、超级男声),然后综艺开始玩明星竞争(我是歌王),当明星竞争没的玩了开始玩蒙脸的明星竞争(蒙面歌王),当蒙着脸的没得玩了,开始玩跨界的明星(跨界歌王),当这个没得玩了,开始玩别的艺术门类的综艺节目(欢乐喜剧人)。

  回首10年前,绝对不会有任何一个电视台的工作者想过,小品综艺这种细分门类的专门综艺节目,但是现在呢?《欢乐喜剧人》、《舞林大会》都已经被玩的快没的玩了。

  这条路是不是很眼熟?对,游戏行业也是这样。具体的我都不想费力数历史,什么游戏类型的变迁、厂商出发海外、渠道和媒体的竞争、买量的多年变化,我想大家比我还要清楚这中间的苦与酸。

  我经常和我的小兄弟们说,我在刚做这个行业的时候,我当时的Leader曾经和我说:如果有一天你不知道游戏怎么做了,就去超市看看。你看看,在直销业这么凶残的年代,沃尔玛和家乐福是怎么保持增长的。

  现在我感觉需要改口了,当你不知道游戏怎么做了,就去看看综艺界是怎么干的。

  两个行业,同样的生活

  因为这个节目,我看了很多公众号、专栏文章,对这个行业有了一些认识。大多数都是过着暗无天日、吃了这顿不知道下一顿的生活,与其说是追梦,还不如说是修行。

  回头看看游戏行业,我也目睹过有的创业者卖房创业,在每天醒来的时候第一件想的是今天欠了多少伙计多少钱这种事情。前几天我一个不错的朋友创业的公司刚关门,我问他现在感觉怎么样?需要我帮你介绍个事干么?

  他说,挺好的,最起码感觉不欠人钱了。

  做嘻哈的也一样,大多都是用别的东西来挣钱养着自己的一腔愿景。地下rapper想红吗?谁不想红?你我都想,他们也一样,要不天天在歌里唱着票子、妹子、车子是骗人的?他们的期望和那些创业做游戏的同行一样,为了都是自我实现和经济自由。说粗俗点,就是在北京买个大房子,开好车,如果可以,三妻四妾下。

  但是游戏行业早已商业化多年,而rapper们的致富之路刚刚开始。

 11.jpg

  前几天我的老东家乐元素的新游戏找了现在的全国6强黄旭写了一首广告歌,挺洗脑的。我听了以后特别开心。一是我喜欢的歌手开始挣钱了,知道他过的很好,我很开心。二是,这产品不错,走了我之前一直期望的商业化,我很开心。

  其中,第一条更多点。毕竟,不管行业一不一样,大家都苦过。

  我很荣幸看到我喜欢的明星站起来走向致富之路。

  既然说道了致富就得说说现在最火的Gai。这几天和Gai有关的最重要的新闻就两条:他给王者荣耀唱了主题曲;他和PgOne的Diss之战。

  我在朋友圈评论过这事,我的核心观点很简单,人有了钱就会变,尤其是一夜暴富的那种。就算你以前和real,现在你有钱了你肯定不real了。

  Gai就是这样的典型。

  PgOne 这事是炒作吗?我感觉肯定是,全红花会在录播节目拨出的当天下午一起BEEF一个认识的人,你说这事没商量好我可真不信。

  Gai的人设是什么样的?在这期节目里有一段话是很好的阐述,他和TT上台前说什么来的?“让我们带着爱与正义去更高的高度。”不是你去年在微博说,谁去听TT演唱会我就去砍谁的时候了!

  回头看看,有钱了的公司老板是怎么对待很多曾经的老下属的?前阵“CTO被没有股权的扫地出门”的新闻还记得么?很多类似的故事我就不多举例了。

  几年前,我在知乎回答过一个有关一夜暴富的问题,我在最后分享了这个故事的小解决,并且附了一句话:谁知道我有钱了会是什么德行。

  我们都不会被认同,现在不会,不久的未来也不会

  前几天替犬子去幼儿园办入园手续,在写自己的行业的时候犹豫了下,最后还是写了“互联网行业”,而不是写“游戏行业”。

  这事我想了好几天,当时为什么没写游戏行业呢?是怕不理解这是干嘛?还是怕什么呢?

  后来想了想,说到底,还是感觉做游戏的在一个即将面对的教育行业的圈子里,怕直不起来腰,毕竟学校和游戏是传统社会教育里的天敌。且这一条路在互联网、游戏已经普及的今天依旧面临必须面对的矛盾。

  之前回家和同学聚会,有个同学已经走上了教育岗位。酒过三巡,他和我聊起了游戏,他说他喜欢玩游戏,但是最讨厌的就是我们做游戏的。

  “这小孩玩起游戏来,是真难管。”

  这话我久久在心头,如鲠在喉。但是回头看看20年前的自己,深有体会。

  如果用嘻哈来说的话,VAVA的那首《Life is a struggle》大概可以讲述我们这一代游戏玩家的大多生活状态,虽然未必在生活上100%对号入座,但是理解和体会,总是有的。

 11.jpg

  “离家出走的我,那年还是未满十五,我打架逃学我成为了家庭的耻辱。”

  “我讨厌约束,我讨厌禁锢,用最极端的方法让伤害我的人记住!”

  当你被老师训斥、侮辱的时候,我估计你心里也会这么句话:

  “我仰望星空、把过去冰封,我发誓绝不会像他们一样,过得那么平庸!”

  然后回头看看现在,就算你成功了,已经“上岸”了,但是当你的游戏遇到社会问题的时候你依旧是被骂的、不被理解的那个。强如《王者荣耀》,都逃不过人民日报的职责。就算你已经是亿万富翁,依旧要站出来写个长文,来解释自己的初衷。

  是的,不管是20年前,还是现在,游戏行业都还没被100%的大众理解。而且要被真正的理解,这条路还很长很长。

  我们和rapper相比,只是我们穿的没那么特立独行,能坐在办公室里,在文化水平上比他们大多数丰富一些,能有五险一金。但是在逐梦和被理解的路上,我们没有丝毫区别。

  还是那首《Life is a struggle》,里面也说了:“Life is a struggle,日子还要过,品尝喜怒哀乐之后,有多少夜要去面对,有多少夜痛苦烦恼着你无法入睡?”这种生活,是不是很熟悉?

  是啊是啊,每个rapper和游戏人都一样,“谁都一样会生老病死,真像被遗忘,被藏进信纸。输液在流浪,风还没静止,你我都一样想名留青史。”

  可能说的有点悲观,但是事实如此。我总是说,哭没有用,站起来拍拍屁股,继续往前走,那才有用。想要被理解,就要努力。

  我们也一样,现在我站在这里,太阳它照常升起,不管遇到什么,笑着面对才是真理。

  对,真理。


什么是一个新晋发行商该做的事

圣迷之夜,嗨翻盛夏

《明末英雄传》将迎来正史线大结局

健康游戏忠告: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上当受骗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

京ICP备15024595号-1

游戏客栈 游戏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