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力每年翻10倍,火爆的AI为何让游戏业“落单”?
当前位置 :首页>产业新闻>返回
时间:2021-04-25 编辑: 来源:gamelook

1.jpg

作秀的AI下棋,让AI火了

2016年,人工智能AlphaGo(阿尔法狗)与韩国棋手李世石对局,这场世纪对弈以AI 4:1碾压李世石结束,标志着人类最后的智力高地——围棋被人工智能攻破。

此后,阿尔法狗化身神秘的“Master”,在中国围棋界连胜60局,并以3:0的战绩拿下围棋第一人柯洁。

“和人类下棋很轻松,和狗下棋很痛苦”,人们一边调侃的同时,一边迎接着AI时代的到来。

令人看不懂的是,随着AI的飞黄腾达,曾经“苟富贵,勿相忘”的AI与游戏的关系,却从最亲密的战友,变得渐行渐远。最初靠“打游戏作秀”出圈的AI,如今却没有给予游戏业足够的反哺,在中国尤为明显。

服务全球十亿级用户,AI时代名副其实

中国信通院发布的《人工智能核心技术产业白皮书》显示,2020年上半年我国人工智能研发平台市场规模达1.4亿美元,复合增长率超30%。其中,以阿里云、百度大脑为代表的头部平台单日调用次数超过万亿次。

同时,AI生态迅速扩张,讯飞开放平台开放着已经达到175.6万、累计支持终端28.9亿。腾讯AI开放平台客户数达200万,服务全球用户数量更是超过12亿。

研发方面,谷歌TensorFlow、脸书PyTorch因先发优势和大厂背书,已占据市场主流地位。如TensorFlow在工业界的领先使其长期稳居第一,市场关注度超第二名3倍。PyTorch则凭借易用性异军突起,在顶级学术论文中占比超过50%。

2.jpg

百度飞桨、旷视MeEngine、华为MindSpore、清华大学Jittor等国产AI开发框架也呈现百花齐放态势,且覆盖面极其广泛。应用方面,AI已经渗透至社会运行的方方面面,如加速科学研究进程、提升企业生产流程、训练自动驾驶,和推出虚拟语音助手等等。

在理论进步速度放缓的情况下,AI产业体系进展神速。当前,全球规模最大的训练模型算力每年翻10倍。

2020年,TensorFlow月下载量突破1000万次,达到过去4年总下载量的十分之一。另一方面,AI计算成本快速下降,同等算法水平所需的计算量每8个月降低一倍、成本更是降低百倍,进入“摩尔定律”的发展节奏。

并且,AI依仗的深度学习模型效率也在快速提升。比如阿尔法狗便耗能巨大,每场比赛仅电费就需耗资3000美元,模型小型化成为谷歌、英特尔、腾讯等企业关注的重点,通过剪枝、量化等算法工具进行压缩优化。

可以说,从阿尔法狗面世至今,短短5年时间,AI已经覆盖着我们周围的每一个角落,唯独AI梦开始的地方——游戏被忽略了。

AI忽略游戏,厂商独挑大梁

或许很少有人知道的是,阿尔法狗在接触棋类之前,靠得正是从游戏中汲取养分。

2015年,开发公司DeepMind公布了阿尔法狗还不叫AlphaGo的时候,进行深度学习的资料。当时,在不预设任何条件的前提下,阿尔法狗试玩了49款不同类型的游戏,并逐渐表现出了超出人类玩家的水平。

事实上,在围棋领域一举成名后,AI并未“忘本”,下一个目标正是RTS游戏项目《星际争霸2》。在限制了APM(每分钟操作次数)后,阿尔法狗出师不利,但很快,AI凭借强大的学习能力后来居上,2019年,已经没有职业选手在AI手下能过三招。

随着AI在复杂百倍的竞技游戏环境,继续完成对人类职业选手的碾压,人机是专用虐菜难度成为过去式,越来越多的竞技游戏推出了AI功能。

如2018年《王者荣耀》推出“绝悟”。一年后的Chinajoy上,“绝悟”与顶级业余玩家约战,首日打满500余场,胜率达到惊人的99.8%。2020年,“绝悟”接连迎战主播、职业选手和普通玩家,在人类玩家节节败退的情况下,官方甚至不得不紧急下调难度,降低挫败感。

3.jpg

与游戏企业的热衷相比,一些拥有自己平台和开发框架的AI明星企业,却对AI在游戏领域的应用兴趣缺缺。讯飞保持了对语音识别的关注、百度将大部分精力投入了自动驾驶……国内也少有为游戏厂商提供AI服务的供应商。

尘埃落定之后,游戏似乎成了AI炫技的“工具人”,而非服务的对象。

AI助力游戏研发发行,国内仍存巨大空白

严格来说,认定AI没有反哺游戏的观点其实是错误的,比如,育碧近年来就在游戏开发中大量应用机器学习技术,包括《刺客信条:奥德赛》的“声音匹配AI系统”(对口型)、《看门狗2》和《荣耀战魂》的“智能机器”(强化学习)等等。

除了游戏厂商自身对游戏研发的关注,更多企业还在尝试用AI,协助游戏企业以更低成本、更高效率开发更高品质的游戏。

2021年初,JetPlay推出了一个游戏创意平台Ludo AI,该平台声称可以从超过100多万款的游戏当中,帮助开发者找到合适的原型。只要输入一句话,或是一个关键词,加上一定的玩法和功能描述,AI就能完成在现有数据库上混合,完成创意工作。

日本科技公司Preferred Networks则将眼光放到了二次元美术领域,其推出的产品CryPko能够自动产出高质量的二次元角色,甚至包办了Live2d设计。

4.gif

如果说Ludo AI侧重超休闲、Preferred Networks聚焦二次元,那么前顽皮狗技术美术总监Andrew Maximov参与的新项目Promethean AI,则直接瞄准了3A。Promethean AI无需开发者输入复杂的代码,就能按照所思所想拆功能键高品质的场景内容。

5.gif

当然,敏锐的读者已经意识到上述案例的共性,它们都是海外企业开发的功能,在国内市场,几乎没有AI企业会想到专门为游戏开发AI产品,以提供研发、营销上的便利。

因此,即便有现成的开发框架,AI需求专业的技术人才仍是不争事实,这也会导致只有有实力的大厂才持有AI的门票,更多对AI感兴趣的游戏开发者被拦在门外。

结语

白皮书指出,AI行业已经出现资本寒冬,原因在于资本市场对AI预期过高。此外,资本早期对人工智能产业回报周期过于乐观,也是出现寒冬的另一大原因。

大众消费层面,与当下AI主攻的自动驾驶、语音助手等领域相比,商业潜力巨大的游戏行业被忽视,确实有些令人诧异,留下了罕见的市场空白。

GameLook相信,在技术基础完备,工程化应用持续落地的前提下,未来几年AI的技术红利能够在游戏市场,快速转化为实在回报。如同中国信通院所说,寒冬并非低谷,AI与游戏行业的蜜月,才刚刚开始。


《镇魂街:武神躯》投放盘点

iOS畅销榜周报

2020游戏直播行业数据报告

健康游戏忠告: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上当受骗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

京ICP备15024595号-1

游戏客栈 游戏客栈